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用肉棒救回被异形强姦的淫妈妈

用肉棒救回被异形强姦的淫妈妈 - 用肉棒救回被异形强姦的淫妈妈

故事发生在未来的一个家庭。我们一家是军人世家,父母均是军人出身,而我当然也不例外,在军中担任地面作战部队。父亲长期在偏远地区征战,自小我便很少见到他,只知他的官阶颇高,令我们一家生活无忧
妈妈自小和我相依为命,在军中担当医疗队队长。妈妈的天生丽质,虽然年纪不轻了,但仍然风韵犹存。妈妈的身材也是十分标準的,修长的美腿,雪白的肌肤,绝对是一位美女。在军中,几乎全都是男人,妈妈在军中简直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。当中当然有人轻薄妈妈,借机食她的豆腐,令妈妈面红。我当然会站出来保护我妈妈,但有时候看到妈妈被轻薄的样子,也令我蛮兴奋的。当兵说到底都是“今天不知明天事“。我们跟异形的战争也持续了多年了,现在战况胶着。而故事就发生在这个状况下发展了。
有一天,在我军在运输行动中,被异形的防空兵攻击。那一次,我军损失惨重,最可惜的是,我妈也是在那一队编列内。我军在受到攻击后立即反攻,但当已经阻止不了事情发生。但至今都未能发现妈妈和其他几个女兵的尸首,也许有一线生机。我抱住一丝希望,期待有妈妈的新消息。
一年过去了,妈妈还是音讯全无。我在休假的时候回家,在妈妈的房间里找到了很多妈妈的东西。原来妈妈年轻的时候比现在更美丽,是妖豔那一种美丽,完全想不到她是一个温柔的妈妈,反像一个美丽的婊子。衣柜里有她的内衣和其他服装。妈妈的胸罩size是这幺的大,足足有三个拳头一样大,两只手也不能盖着妈妈的奶奶。我实在太想妈妈了,到了后来我竟想嗅妈妈的内裤来记起妈妈的味道,在不知不觉间,我竟迷上了我妈妈,一边看妈妈的旧照片,一边嗅她的内裤,然后射了好几遍。
但日子过是需要过的,我还是需要回到作战岗位,为人类打胜仗。而这一年,和异形军的战事起了变化。异形军节节败退,我们找回了不少同伴,有些死了,有些在异形军中当奴隶,总算活下来了。这令我更有希望,却又怕看到妈妈的尸首,心情複杂。
有一次,我们终于打进了异形军的心脏地方了,却见到了我未想过的景象。
我们看见一个好大的肉洋葱的建筑,异形的建筑一般都是生物性的。在我们大军把异形军队打退了后,我们听到洋葱内有人的声音。我走进那个洋葱,洋葱内的环境好似人的胃壁,满噁心的。我开枪把几个异形杀死了,但不知它刚在做什幺。 我再见,看到很多女兵衣衫褴褛的靠在壁坐,有多根触手绑住她们。随后其他人也进来了。
“好爽,不要停“到处都是淫靡的声音,但我第一时间却没有想到其他事,只是想看这里有没有我妈妈。我到处走,沿路看到很多人在拯救其他女同胞的时候不诚实,借机吃豆腐。我心荒了,现在兵荒马乱,如果给其他人先找到妈妈可不知道会对她怎样。
我找了半个小时也还未看到妈妈,心想“妈妈可能不在这“,便绝望的走了。突然有个女人抓住我的手,我拌走了她,但我觉得这个人的气味很熟悉,我看了一看,是妈妈,是年轻了十多年的妈妈。我先用刀切断触手,再背起妈妈,送她到医疗站。
不久,我申请了休假回家照顾妈妈,而医疗队方面也说妈妈没有生命危险,应回家好好休息。

我把妈妈到她的床上休息。自从妈妈从敌营回来后,她好像魂不附体的样子,没什幺反应。妈妈的样子变回了十年前的妖豔样子,而乳房也大了,所有原本的胸罩用不了。妈妈在床上睡得像晕了样子一样。
到底妈妈这一年来都做了什幺呢?我开了电脑,抽了妈妈一点血,把她的血放在扫描器。这扫描器可以阅读拥有人三年内的记忆。

妈妈的运输舰被防空兵击落先,赶上了救生舰。救生舰勉强登陆了,妈妈郤受了伤,舰上也有其他的人。不幸的是,异形军很多就赶到了救生舰登陆的地方,妈妈在开了几枪后寡不敌众,晕倒了。

醒过来的时候,妈妈双手被绑,眼前有几个异形。那些异形不是常见的作战异形。它先用舌头了妈妈的嘴。而后强吻她,用特长的舌头跟她舌战。妈妈正正是被困在那一个肉洋葱内。异形吻了几下,而后肉洋葱的肉壁里出了几根触手圈着妈妈的乳房。异形的手伸出了一根针,打进了妈妈的乳头,妈妈大叫“不好,想杀我就杀吧“ 但异形岂会听进耳呢。异形之后缩回了那根针。这时,异形的生殖器变得很大,不是人类可以想像的大。妈妈摇摇摇头,大叫“不要,我受不了的“,异形却把它塞进了妈妈的口,用手迫她口交。妈妈的口根本不能含着整根肉棒,眼冒泪水。同时也听到有其他人发出同样的叫声,相信是其他被俘的女兵。看到这里,我的老二竟然硬了。我看着妈妈的红唇,想“我妈那张薄唇,含了一大根噁心的异形肉棒。妈妈含了大约五分钟,精液像是泉口一样,射进了妈妈的口,妈妈吐了很多精液,把妈妈那件像护士袍的製服弄髒了。但一切还未有完结,妈妈的裙子和内裤被撕掉了,私处一览无遗。妈妈滴下了几滴密汁,却试图用手盖住私处,反而弄得更耻辱。异形一手就拉起妈妈的手,强把肉棒塞进了肉穴。“不要,我不要被异形强姦“但妈妈的样子却跟口中所说的不一样,她看起来很爽的样子。异形干着妈妈,妈妈却放浪的浪叫,一边叫不要,一边叫得很爽。肉棒的轮廓,在肚皮上也看得见,可想而知肉棒的多幺的粗大。最后妈妈被它内射了,肚子先是一涨,而后异形拔掉肉棒后,精液才涌出了阴道。
妈妈以为事情结束了,但其实一切才是开始。触手圈着妈妈的乳房,末端吸着她的乳头。也把妈妈的双腿拉成m字腿,毫无尊严。另一根触手塞进了妈妈的口,分泌着营养剂,保住妈妈的命。触手也负责吸妈妈的排泄物,妈妈需要做的,只是坐着等被干。
不久,妈妈的肚子涨起来了。异形没有强姦她,反而沾上了一些液体,令妈妈的阴道紧起来。肚子一天一天的大,乳房也随着时间一同变大。我看一看在睡的妈妈,竟然也看到妈妈的胸部涨大,变成了一对巨乳。巨乳把妈妈的胸罩撑破了,而睡衣仅仅包着妈妈的巨乳,好像也要破衣而出一样。我揭开了妈妈的睡衣,妈妈的巨乳弹了一弹,好可怕的弹性。我一边揉巨乳,一边看妈妈的"A片“。妈妈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是怀孕了没错。虫子在妈妈的肚皮上突出,是异形幼虫的轮廓。(我看的时间有快转的)到了一天,妈妈的阴道先沁出了像鼻涕的液体,之后虫子一条一条的从阴道走出。虫子很快就到了妈妈的乳房,初初我不知道它们在干嘛。我学虫子一吸妈妈的乳头,一道美味的鲜人奶进了我口。妈妈的奶也太好喝了,我喝了又喝,喝到妈妈下面又湿了,但妈妈还是深睡着。我的老二硬透了,先塞进妈妈的口帮我口交,而后又用妈妈的肉穴,干了她好几次。在电脑中,看到妈妈产下幼虫,幼虫吸了几天奶后又快速长大,而后又被异形拿走了。之后又强姦了妈妈。妈妈的样子变得很淫乱,乳房变大了,还满着乳汁。最奇怪的是随着时间经过,妈妈的皮肤好了,整个人年轻了。如是者,妈妈被异形当成左产卵机,负责造出人虫混合体。妈妈的身体已经受到了异形的感染,变得十分依赖异形精液,直到我们的来临。

回到现在,妈妈整整睡了一个星期,期间我把妈妈当成肉娃娃干,口胸穴脚菊花都玩透了。妈妈只是半睡半醒,没有起来的迹象。客厅,睡房,厕所,所有地方都试过了。对着这个尤物妈妈,叫我如何忍受呢?
到第八天,妈妈竟然像一切都未发生过的样子,帮我做早餐了。
“妈,你……“ “儿子,我太想你了“ 妈妈用力的抱住我,乳房的感觉令我有感觉。“我不想跟你分开了“ 妈妈哭了一场 我母子们大哭了一场,但我也借机吃了妈妈乳房的豆腐。
后来我一问,妈妈记不起大部分事了,只记起自己的舰只被击落,而每次回想起来也会头痛。

可是美好的时间并不长,妈妈回覆正常意识的日子只有区区三日。

第三天,正当我和妈妈一起吃午餐时,妈妈突然僕在地上,按着自己的阴部说“好辛苦,我的肉穴好辛苦呀“,随即脱掉身上的衣服 “我,我很想要肉棒。“ 我看到慾火焚身的妈妈,看到自己忍了三天,又硬了,把自己的老二掏出放进妈妈的口。妈妈不但没有反抗,还配合我,吸得十分起劲。“干我,干我“ 妈妈喃喃自语,我当然也顺了她的意,干了妈妈好几遍。

“儿子,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说,我这一个阵发生了什幺事?“ 我把妈妈被异形强姦的录像给她看,途中忍不住揉她那对会喷奶的淫乳,妈妈吃了一大惊,记起了那几个月的凌辱,但下面却不长气的流了水“

后来妈妈被传到军医院。被异形姦过的女性要不被毒死,要不中了严重性瘾,根本控制不了自己。妈妈和其他几个女性被淫生还者被送到“治疗中心“,说是治疗。其实现阶段根本没有治疗方法,只可以透过满足她们的性慾来吊她们的命。换句话说,妈妈一行人被迫当了军妓。妈妈的淫毒一天比一天的深,从原来三天有一两个小时病发需要性爱,到后来每天有一两个小时都需要性爱。一年过后,妈妈一个月只有一两个小时是清醒的,但清醒的时候也要给人干。她们不是不会怀孕的,但即使她的怀孕也会被人干。而她们生下的宝宝的比较强壮。后来这些宝宝更成为了抗异形的主力军,帮人类打了不少胜仗。
妈妈被当军妓的时候不停被操,她却愈来愈年青,身材愈来愈美。

十多年后啦,人类终于研究了淫毒的解药。妈妈在注射解药后容许回家,当时我已经是人到中年,有多个儿子了。接妈妈出院的时候,妈妈的样子却年青了很多,像是我儿子的姐姐一样,当然是身材丰满,有着I cup巨乳的淫姐姐吧。我儿子问“这个姐姐是谁呀?“ “是你嬷嬷,我的妈……“ 我的眼角流泪了。 “真的吗?我嬷嬷这幺年青,奶奶这幺大叫爸爸盯住他不放的美女是我嬷嬷?“ 妈妈娇柔的笑了一笑,面红的说“儿子,回家再看你妈的大奶好不好?我已经十多年没回家了“  



对,一切应该回家再说。